案例说法logo

彭世政律师:187-6531-2348

济南律师推荐—南京机票延误险案研讨(曾大鹏教授)

时间:2020-06-23 14:20:47

为牟利而购买延误险应认定保险合同无效

但不宜采取严厉的刑罚惩治方式

 

 

首先我会从民法的角度来谈一下这个案件。其次,因为此案是关于保险法的案子,我再从保险法对它做一个分析。最后,在救济方案上,衡量用行政法还是用刑法来处理这个案子比较合适。

 

首先,从民法的角度,合同是否有效?我们知道合同的有效要件是:双方当事人具有相应的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当中的强制性规定并且不违背公序良俗。我现在先假定没有伪造或虚构的不利事实;据报道,李某伪造了保险赔偿申请的材料,提供了一些虚假的信息,还利用了别人的身份证来买保险;这三个事实我待会再做分析。现在从合同有效要件的角度,我们初步判断这个合同效力怎么样。

 

我付了钱,买了保险,并且按照整个流程,保险赔偿金也支付出去了。正常情况下应该保险合同就是有效的。上面我们谈的是一般的构成要件、一般的情况。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合同要受到民法一些基本伦理的调整,而民法在这个方面基本的原则就是诚信原则和公序良俗原则。现在外面的一些评价我觉得稍微有点偏颇,这些评价是觉得买保险有点对赌的感觉,只不过是保险公司有赔率,购买者个人也有赔率。但是回到民法的基本精神,它涉及到公共秩序、善良风俗。哪怕这个案子中当事人用自己的身份证,买的就是一个真实的保险,并且没有伪造任何材料,包括没有伪造天气信息、航班延误的虚假信息,以及后面的申请材料也没有任何造假,那么还是要回到民法的角度去评价。保险不能成为谋利的工具,也就是说保险业是为了弥补损失而设的。但是当事人在这是把它作为一个盈利的工具了,这不是赌博,赌博是双方都知道是在赌,并且赌博应该在允许博彩的地方才具有合法性。因此不能够把买保险作为一种赌博,因为如果当事人是以赌博目的、作为赌博行为来买保险的话,保险公司肯定不会和你赌。保险公司设置保险,就是为了要避免一定的道德风险,其建立的基础应该是要弥补一定的客观损失,而不能成为盈利的工具,应该从民法的角度接受公序良俗等的价值评判。

 

所以,如果是用公序良俗、诚信原则的价值判断,其实就可以得出结论:违反公序良俗,合同就无效。因而我个人还是倾向于本案保险合同无效。我再重复一下我的观点:哪怕李某没有造假、没有用别人的身份证、没有伪造天气状况和航班延误的信息等情况,其都无法接受公序良俗和诚信原则的检验,从民法的角度,还是应该认定为合同无效。

 

其次,从保险法的角度,保险法作为一个商法,是在民法的基础上发展的。它有一些特性,要求保险合同的当事人坚守一种最大诚信原则,比民法还深了一步,民法强调一般性的诚信,保险法强调的是最大诚信,主要是要避免道德风险。如果你买延误险是为了盈利,那就是一种道德上的冒险性,这是保险法不允许的,保险法它的功能是为了弥补损失,不能成为别人套利的工具。另外在最大诚信原则下面,还有如实告知义务的具体规则。通过这些方面来看,在保险法的角度,我们假设如果当事人告诉了保险公司,我们将要从事这么一种行为(以保险作为盈利工具的行为),保险公司肯定是不干的,保险怎么能成为你谋利的一种工具呢?从《保险法》的最大诚信原则、如实告知义务的角度,以及李某很多年、很多次持续地利用他人身份证来做这些事,我个人认为这些合同也难以通过保险法价值层面上的评价,也容易认定保险合同是无效的。这只是根据我对保险法的粗浅理解来谈的。以上就是我从民法和商法层面做的一个简要分析。

 

第三,再回到这个案子的处理或者说救济方案上,是不是一定要构成一个犯罪,不管是诈骗罪还是保险诈骗罪?我个人的理解倒未必,因为刑法还是注重行为的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以及惩治这种行为对社会的一种示范的效应。并且我觉得,不能在民法救济不够的情况下就上升到刑罚惩治的层面。而在这个问题当中,《刑法》也要关注被害人有没有过错?例如不能说被害人对于购买保险行为,只要对方的形式材料具备了,我都认可。毕竟本案中,这么多他人身份证由某一个人递交过来,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保险公司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还包括关于天气信息和登机牌真的有问题,保险公司也不认真地做好形式审查,就把保险赔偿金发出去了。我觉得本案中保险规则的漏洞还是存在的,被害人自身的相关防范措施也是有问题的。正是因为有这种漏洞,所以加害人才有了利用漏洞的空间。

 

从整个案子来看,我就不分析保险诈骗和普通诈骗具体的构成要件。我要考虑的是,这个案子是不是真的具有刑法要求的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以及有没有示范的效果?当然如果是从整个案件持续的时间来看,以及如果整个金额确定下来的话,构成犯罪完全是有可能。但是我觉得从社会危害性来说,未必有那么强,因为它毕竟可能是有一定的赌运气的色彩。

 

因此我个人认为恐怕还是要回到行政法的角度,用行政法来处罚是合适的,以及从行业的角度,比如说航空公司可以把李某列为黑名单,保险公司也可以把李某列为黑名单,不再卖机票或保险给李某了。其实从行业的角度这种处理也是蛮严厉的。但是如果从刑法的角度定诈骗罪,恐怕过于严苛。所以直接用刑法来评价的话,我觉得这种逻辑还是有问题的,应当回到最基本的社会危害性,以及罪刑法定的原则来处理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合适。

 

至于这个案子中行为人是不是有伪造天气预报、伪造登机牌信息等这些事实。如果确实是有伪造天气信息、伪造登记牌的信息,在网上申请的材料当中有伪造的东西,那我觉得上升到刑法的角度的可能性要更大一点,或者还要看伪造的这种信息或材料的多少。如果是能够得到证实,那么从刑法的角度去定罪,还是有一定的理论和法律依据的。

 

最后,我再总结一下:从民法和保险法的角度,本案中保险合同应该认定是无效的;如果整个过程当中没有造假的情况,我觉得用行政法的制裁措施,加上行业的这种列入黑名单的处罚已经足够了;如果在整个过程当中有造假的这种行为,那么她的主观恶性是非常强烈的,其行为的构成应该是比较接近诈骗了,这个时候上升到刑法的角度,完全是有可能的。